您好, 欢迎访问【菲华国际2娱乐注册_t6平台注册 】网站
奥秘高新_产业分享
主页 > 高新天地 >反同性婚姻的基督徒,污辱了法利赛人 >

反同性婚姻的基督徒,污辱了法利赛人

2020-06-22
浏览次数 902次

反同性婚姻的基督徒,污辱了法利赛人

有一些朋友,称那些引经据典,以具体行动反对同性婚姻的基督徒为法利赛人(Pharisees,或译法利塞人)。其实我不认同这种说法,为什幺呢?

「法利赛人」在新约圣经中的形像颇为负面,就是一群执守经典原文,不知变通的家伙。他们老是拿着旧约圣经的经文刁难耶稣,但耶稣屡屡化解,这样的状况一再重覆发生,让法利赛人看来都是没爱心又冷酷,或是颇懂律法的嘴炮人。

有些朋友就把这样的形象类比于当前反同性婚的那些基督徒,说他们没有爱,只守圣经中的律法具文。好像是有道理的哦?

有没有道理,要回到耶稣前后的时代去看看。法利赛人,就比较客观的历史角度来讲,是当时几个主要的犹太人派别之一。他们是由一些热心保存宗教知识与信仰传承的家族组成,重视经典的表层义,但也有某种程度的弹性。

他们在耶稣的时期,并不是最大的执政势力。还有一派叫撒都该人(Sadducess,又译撒杜塞人)才是上层阶级,是由祭司家族所组成的统治集团,以「执政党」的形式统治罗马帝国下的犹太区。法利赛人只是主要在野党,或共治者中的一小部份。

在罗马人统治(实际上主要是委任犹太贵族统治)的状况下,社会有许多不公义之事,撒都该人当然分到了好处,没有什幺动作,而法利赛人呢?他们常是扮演正义代言人的角色,不但在政治圈内与撒都该人角力,也在外围发起许多反抗罗马或当权贵族的行动,而遭到血腥镇压。

说真的,当时的耶稣一点都不重要,法利赛人只是和他嘴炮两下,不幸上了新约圣经的舞台。法利赛人关注的焦点是整个犹太族群在外来政权与「犹奸」压迫下,犹太人的未来应该何去何从的问题。

他们一再发动反抗的行动(最后撒都该人也被罗马人削除权力,因而加入反抗),甚至就算耶路撒冷被灭,圣殿被毁,他们也仍持续努力对抗不义的外来或世俗政权,一再革命,反叛,而后流亡。直到现在,名称上的法利赛人或许已经不存(也被纳粹杀掉不少),但他们已转变成为某种犹太人的普遍精神。

所以说,那些上街头反同性婚的基督朋友们,他们是法利赛人吗?

看到台湾社会的不公义,他们有以教友资金出来登报纸,以教会之实组联盟办游行吗?
土地徵收不公义,他们在哪里?
军队腐化杀人,他们在哪里?
乡里黑道盛行,结合信仰敛财,他们在哪里?
国土破坏,山林盗掘,他们在哪里?
还需要举更多的问号吗?

别说同性婚姻是立法问题,上面那些不是。上面那些全部都是立法问题,也都「已」或是「将」在立院大战。知道分别是哪些案子吗?要讲对下一代的「不良影响」,上面那一串问号的不良影响,会比较小吗?

他们除了同性婚姻之外,有大举办过什幺游行,大肆登过什幺报纸?说穿了,只是怕黑道,怕白色恐怖,不怕同性恋而已。就是「柿子挑软的吃」。

同性恋没有军队,没有警察,没有枪,不会来迫害你,不会去你家放炸弹,不会派大叔陪你家小孩上学,所以你就拿他们来展现你的信仰虔诚与良知了。在这种场子展示自己对上帝的虔信,最「便宜」了,不会死,不会痛,还可以晒晒冬日的太阳,行光合作用一下。

好个信仰虔诚与良知。如果你上面每个问号都无役不与,那我对你表达最高的敬意,你可能是天主最忠诚的战士。但显然多数愿意在反同性恋场子站出来的基督徒,并没有这样做。

说这些人是法利赛人?法利赛人为了信念被杀,连圣殿都被毁掉了,你拿这种「挑软柿子吃」的人来类比?这种说法根本是污辱法利赛人。

我不会也不打算批判那些一般信徒,我要批判的是那些领头羊。因为一般信徒完全不懂社会神学,他们只是跟着最前面的那头羊走。在前头带领的,就有完全的责任,是你们把羊群领往连法利赛人都不如的方向。

不论你信不信天主教,理不理会教宗方济,他日前的一段谈话,我认为是个不错的提示。他说,教会和信徒花太多时间在批判同性恋和堕胎,但社会上还有其他更大的恶,需要信徒去面对,去批判,去解决。为什幺?

因为同性恋者和堕胎妇女,都是社会上最弱势者。如果不弱势,会需要堕胎吗?会需要为寻求民法保护其人际关係吗?信徒不把矛头指向为恶的大资本主义势力,不敢面对教会内外的金权黑权关係,只在那边欺负堕胎妇女,说她们罪大恶极?欺负一些佔社会不到5%,平常基本上对他人无害的同性恋?

最后我要讲个故事。不是基督教或犹太教的,是伊斯兰的。

伊斯兰先知穆罕默德刚起家的时候,反对者太多,在麦加差点没命,所以把根据地移去麦地那。麦地那原有的阿拉伯人以他为和事佬,不少人也开始欣赏他的教义,为了在末日有一些保障,于是加入了穆罕默德的教团。他们帮助穆罕默德的政教事业,有时还比原本的信徒热心。

但穆罕默德的存在,开始招来麦加人的进攻。某些新信徒动摇了。他们平日仍然保持信徒应守的仪节,甚至更为虔诚,但碰到敌军来犯,不是託病不出,就是坚守不援。穆罕默德只好自己一一解决强敌。

事后穆罕默德才知道,这些人表面归信伊斯兰,但私下和麦地那的犹太人联合,準备在穆罕默德阵亡时,取而代之,侵吞他的政教势力。他们甚至暗中和麦加的反伊斯兰势力勾结,两面押宝。

最后,在穆罕默德和一小撮死忠支持者的奋战下,少少的穆斯林军队连续击败麦加进犯的大军,麦地那城中作为敌军内应的犹太人,也先后被驱赶、屠杀。几年后,麦加也迫于穆罕默德的军势,开城投降了。

那些表面虔诚、临阵怯战、私下谋反的新信徒呢?他们重回低调,躲藏在其他信徒之中,在新兴的大伊斯兰世界里快乐过活。穆罕默德没有怎样惩罚他们,但也在《古兰经》中留下了一大堆的章节,痛批这些「Munafiqun」。

《古兰经》里说到,这些Munafiqun,想要透过在众人面前的虔诚行为,装成是信士,也想透过这种表面功夫,在末日换得上天堂的权利。但是碰到真正的信仰挑战,他们不是逃之幺幺,就是装作没自己的事。

人或许不去揭发你,会原谅你,但你骗不了神。到了末日,所有的Munafiqun都要自己去面对神。装出来的虔诚作为,在神的面前,是没有任何意义的。他们的结局呢?审判之后,Munafiqun全会下到火狱的最底层。

你当然可以不理会这个伊斯兰的故事,我只是说给能听得懂的人听。

对了,Munafiqun有中译,叫作「伪信者」,或「伪君子」。